掱鬻

ALL铁,主食盾铁,冬铁,霜铁,锤铁,科学组,不吃反派铁和X家铁,不吃性转。雷点铁攻。别安利我盾冬谢谢。跟瞳哥一样超级讨厌撕逼大佬阿浓,浓粉TM的滚粗!

【盾铁】有本事你来跟我同居啊混蛋!(上)

真香预警!!引起极度舒适!!

队长你妮妮掉了:

火辣辣的年纪最适合谈恋爱,还搬到一个宿舍!有热闹看了嘿!


防抽疯备用:



存档~




妖娆的猪肘子:







*学院盾铁双向暗恋。注意,本文有一只作死铁和一只切黑盾出没,抱歉,学院铁是贴心小天使我知道,写崩我的锅,不妥删文。








*ooc,傻白甜,不喜勿点,谢谢!








——————————————








总之,托尼就是觉得非常不爽,他在复仇者学院的风头居然被一个刚转学过来不久的家伙给抢了,这种屈辱只要是个斯塔克都绝对不能忍的好吧!








(1)学院里来了个讨厌鬼罗杰斯








托尼觉得很烦。








新学期刚开学没几天,美术系就转学过来一个新生,就因为这个托尼连面都没有见到过的讨厌家伙,他的八卦室友克林特兴奋地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了足有一个礼拜,并且丝毫也没有想要翻篇的意思。








一个破画画的究竟有什么了不起?在托尼的臆想中,这些自诩为艺术家的家伙怎么能和智商情商双高的理科生相提并论?呣,比如托尼·斯塔克。








他们不是扎着邋里邋遢的小辫子,就是穿着不修边幅沾满颜料的破洞牛仔裤,没有一点幽默细胞,只能勉强去骗骗橄榄球啦啦队那些胸大无脑的傻女孩。








当然,娜塔莎肯定除外。托尼很确定,自己一点也不想招惹上那个红头发的大麻烦。








“啦啦队的姑娘们简直都要疯了,她们已经在私底下打赌谁会成为第一个成功吸引到那个金发阿波罗注意的幸运女孩。铁罐——我记得上一个让姑娘们陷入这种疯狂的那个人好像是你……”








就猜到会是这样。托尼一边刷牙一边翻了个大白眼。








“听说这个史蒂夫·罗杰斯可是寇森主任亲自推荐进来的,背景肯定很牛逼。”克林特临睡前还在抱着饼干筒絮絮叨叨,“铁罐,我预感到你在复仇者学院终于碰上真正的对手了!”








寇森?呵呵。托尼吐掉牙膏沫,抓起毛巾擦了擦嘴角,顺便又对着镜子翻了个白眼。就说你怎么会亢奋这么久还跟刚刚扎了鸡血似的。








“铁罐,说起来你肯定不相信,我今天路过操场时看到他了,他……”








烦死了!托尼狠狠一脚踹上了卫生间的门。








(2)初次见面








“快看,他就是美术系那个新来的转学生史蒂夫!”克林特隔着桌子凑过去,努力压低声音,“校橄榄球队的新任黄金四分卫,听说他还要参加下周的学生会主席竞选演讲!酷!”








一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肌肉男在操场上争一只巨型枣核?切,这种蠢蛋运动大概也只有像克林特这样的蠢蛋才会觉得很酷,托尼想。再说,那有我的新盔甲酷吗?








而且说到学生会主席——我要是去参加竞选演讲的话,恐怕其他竞选人的演讲稿都没有机会拿出来吧?托尼护着餐盘嫌弃地推开克林特的胖脸,把脑袋转向餐厅门口。








一个金发青年正推开玻璃门走进来,个子很高,肩膀宽宽的,穿着一件洗到有点褪色的蓝白格子衬衫,发型清爽。








操!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说好的油腻腻的小辫子和脏兮兮的破牛仔呢?








“肥啾,你确定门口那个大块头不是转去体育系的?”托尼的视线在青年衬衫底下胀鼓鼓的胸大肌和裹在卡其休闲裤里的大长腿上短暂停留了几秒钟,最后又落回对方脸上。








好吧,除了身材火辣以外,显然这家伙恰好还长得也很帅,典型的天使脸蛋魔鬼身材。








“真的不是体育系?”托尼又重复了一遍,“而且肥啾,你从没跟我提到过他蠢毙了的傻肌肉……”








“美术系。”克林特打断托尼的话,用门牙扣着叉子,“以及,我说过了。”








“不你没有!”








“就在你踹上浴室门以后,我想?”








“呣……我当时也许在洗澡没有听到?”托尼收回视线,口气听上去变得有点酸溜溜的,“你昨晚说啦啦队的女孩们正在用那个家伙打赌?”








克林特从嘴里抽出叉子,“事实上,我最看好的人选还是娜塔莎,原因你明白的。”他故意响亮地弹了下舌头,“毕竟当初她可是整个复仇者学院里面唯一一个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你的女生。酷!”








托尼很想把餐盘里的咖喱饭劈头盖脸糊到克林特幸灾乐祸的肥脸上。








偷喝了一杯威士忌之后拿着一套比基尼跑去约娜塔莎参加他的泳装patry——那绝对是斯塔克泡妞史上的一大耻辱,更别提他的脖子对黑寡妇恐怖的剪刀腿至今还记忆犹新。








虽然他们后来成了关系还不错的朋友。








“餐厅全部女生和至少一半的男生都在偷偷盯着他看,你说这个罗杰斯有没有可能是弯的?我觉得……操!”克林特突然停止唧唧歪歪发出一声怪叫,吓了托尼一大跳。“铁罐,他,他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托尼愣了一下。在他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一个温和磁性的声音在他头顶说,“嗨,我可以坐你旁边的空位吗?”








(3)这仇算是他妈的结大了








托尼含着勺子僵硬地回过头。








金发青年端着餐盘就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咧着一口耀眼的大白牙,袖子很随意地卷起到手肘部位,露出来一截线条漂亮的小臂,半垂着的金棕色眼睫毛下是一双亮晶晶的蓝眼睛。








呼吸斯塔克!就,他妈的给老子呼吸!托尼提醒自己,一边艰难地鼓动胸腔。








“当然。”他眨眨眼。希望自己说话的声音没有带着太明显的颤音,他想。同时悄悄收回搭在空座位上的腿,“随便坐,帅哥。”








青年腼腆地抿着嘴点头致谢,把盛满胡萝卜和花椰菜的不锈钢餐盘放到餐桌上,紧挨着托尼的餐盘。








“嗨!”克林特就像便便上弹起来的紫色大苍蝇,“我是克林特·巴顿,请多关照!”








马屁精。托尼又想把咖喱饭扣过去。








“史蒂夫·罗杰斯。”青年勾起嘴角,眼睛却看向旁边整张脸都埋在饭山里的小个子男生,“物理系?托尼·斯塔克?”他朝托尼伸出右手,语气轻快,“我听说了很多你的壮举,很高兴认识你。”








“你是指上次铁罐试飞他的新盔甲时差点用推进器燎了弗瑞校长光头的事,还是他送了隔壁系小辣椒一只超大的丑兔子公仔被踢了屁股的事?”克林特抱着果汁杯吃吃坏笑,“还是他……”








“闭嘴小鸟!”托尼气急败坏地跳起来,“如果你还想让笨笨替你打扫射击场的话!”








克林特缩缩脖子,用手在嘴巴上快速比划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托尼转向史蒂夫伸出的手。所以,这个讨厌的大个子是在憋笑吗?他看着金发青年微微抖动的肩膀和故作严肃的脸,慢慢挑起一侧的眉毛。








糟糕!在克林特来得及采取任何行动阻止之前——








“什么?!”托尼尖着嗓子愤怒地大吼,“你不能在刚刚认识我的时候就问我要不要做你的男朋友!那也太他妈的失礼了吧!”








闹哄哄的餐厅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看过来,金发青年面红耳赤,右手还尴尬地杵在半空中。








诡异的沉默过后,克林特一把握住史蒂夫的手,“没事了没事了,就…只是个善意的小恶作剧而已!”他大声解释,同时讪笑着使劲晃了晃和史蒂夫交握的手,“伟大的鹰眼侠代表复仇者学院热烈欢迎新同学史蒂夫·罗杰斯先生的加入!”








史蒂夫抽回手摸摸鼻子,耳尖粉红。“这是你先招惹我的,善意的恶作剧先生。”他朝着正在得意洋洋做鬼脸的托尼弯起纯良的蓝眼睛,突然毫无预兆拔高声音,“什么?!一个小时五百美金?”








刚刚恢复嘈杂的餐厅又一次陷入诡异的安静,而克林特选择果断把大脸砸进面前的汤盘里。








“不斯塔克,你不能初次见面就向我提出这种无礼要求!”金发青年看上去义愤填膺,“做我的晚间人体模特?还试图问我收取远高于市价的劳务费?这是赤裸裸的敲诈行为,斯塔克!”








托尼瞠目结舌。








(4)有本事你就搬来跟我同居啊混蛋








本来想给对方来个漂亮的下马威——首战失利让托尼·斯塔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愤怒之中。








克林特搂着饼干筒乖乖缩在自己床上。托尼正坐在书桌前生闷气,桌面上散落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废零件。








好吧,那些废零件其实是托尼上礼拜刚刚改装完成的一只剃须刀。








“你太天真了小肥鸟。被斯塔克拆开过的剃须刀怎么可能还是一只普通的剃须刀呢?我加了点东西进去,”天才眨着大眼睛给克林特演示那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电动小玩意儿,“植入式微型智能AI,它会在接触使用者皮肤的第一时间自动连接你的脑电波,你只需要在大脑里构思一下你今天想要的造型,它就可以把四维效果图投影出来给你看。”








“呃,提问!”克林特小心翼翼地插话,“但是学院禁止男生留胡子,反正我们都是要把下巴刮得光溜溜的,那么铁罐,”他的表情看上去困惑不解,“这个智能AI其实就是没什么屁用了?”








克林特还清楚记得托尼当时鄙夷的眼神。并不,这只是它做为一只被斯塔克改装过的剃须刀所具备的最基本的修养,事实上它还可以在你刮胡子时给你朗读新闻播放视频,如果你喜欢一边刮胡子一边看电影一边接电话一边打游戏——没错,它还可以是一只功能强大的迷你终端机,甚至当你希望它能帮你收拾地板上隔天的甜饼渣时,它会立刻变身扫地机器人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克林特目瞪口呆,“你确定你在向我展示的……真的只是一只每个便利店都会低价出售的充电型电动剃须刀吗?呣,”他吞了口唾沫,伸出一根食指谨慎触摸托尼手里正嗡嗡作响的金红色小玩意儿,“所以,它会不会帮我洗内裤和袜子?”








虽然天才当时给出的答案是暂时不会,但是已经偷偷躲在被窝里用这个剃须刀浏览过N个某网站的鹰眼侠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爱死这个小玩意儿了。








现实很残酷。棒极了,他刚刚才眼睁睁目睹了他暴跳如雷的混蛋室友把它大卸八块的肢解过程。我也很想救你的,亲爱的小剃剃。克林特默默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








“巴顿,你还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托尼突然转过头问,表情郑重口气严厉。








克林特吓了一大跳。“算是……吧?”他抻长脖子费力地把小饼干咽下去,“如果你能把桌子上那个小家伙重新拼起来的话?”








托尼丢开螺丝刀扑到床边,可怜的胖男生惊悚得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手一抖,小熊饼干撒得满床都是。








“成交!”托尼使劲握住克林特的肩膀,“我要你明天就去跟寇森说,你想换宿舍!”他无视对方惊恐的眼神,“或者跟菲尔主任说你想要我搬出去其他宿舍住,打嗝放屁睡觉流口水磨牙——原因你自己随便发挥就好!条件是我送你一只会洗内裤的剃须刀!”








克林特转转眼珠,“条件很诱人我无法拒绝,铁罐。但是,”他松了口气拍开托尼的手,露出一个贱兮兮的笑容,“我很好奇你想要哪个倒霉蛋搬进来跟你一起住?”








“史蒂夫·他妈的·混蛋·罗杰斯!”








(待续)








肘子碎碎念:








由一个小笑话衍生出来的蠢脑洞,然而后续要怎么发展肘子还没有想好,当然,还是一贯的逗逼向爆米花文,会很闹腾是肯定的。








lof改版以后这惨不忍睹的阅读量,呼吁天使们为喜欢的太太们动动手指留个小心心吧,别让寥寥无几的热度把太太们产粮的热情都消耗殆尽,感谢!







评论

热度(397)